澳门新葡亰集团手机网站

画鹘行 杜甫 注解

  画家将鹘画成突兀之状,可能有他中一种寓意,或是能传鹘之神的一种最佳审美态势。可是杜甫却笔笔翻

  转,从鹘不能飞去生情,生发可能完全与画家无干的想象:它既无“绦旋”束缚,为何不高飞去?原来,它是不肯与凡鸟并飞。自“侧脑”句以下,

  可说是杜甫在“画鹘”了,他将画家传鹘之神的“侧脑看青霄”句,全凭自己的情思和想象发挥:你“长融如刀剑,人寰可超越”,却傲立如此,不

  肯高飞远举,任“乾坤空峥嵘”,自甘处身于这箫瑟粉墨之间;可是鹘不飞,众鸟却一样纷飞;“缅思云沙际,自有烟雾质”(“烟雾质”,是此时

  期杜甫诗中贬义性意象,《自京赴奉先咏情五百字》中有句:“中堂有神仙,烟雾蒙玉质”),我又为你不飞而暗自神伤!这些诗句里,杜甫将隐藏

  在内心的某种矛盾之情赋予了眼中之鹘,作此诗时,他在凤翔任肃宗朝廷的左拾遗,因疏救房管触怒肃宗,政治地位已岌岌可危,正处于进退两难之

  际,“顾步独纡郁”,是诗人自身神态与鹘之神态的映衬。《画鹘行》是杜甫“对此融心神”的典范之作,“初惊”、“缅思”是他主体融入的标志

  (在他后期同类诗中,连这些标志也隐去了),画家笔下之鹘完全转化为诗人意中之鹘了,金圣叹悟到此妙后说:“篇中先生自云‘写此神俊姿,充

  君眼中物’,今看一起一结,真乃写此神俊,充我后人眼中矣。”(《杜诗解》)诗人主体之神与客体之神的融通,创造了独立于原画的新境界,较

上一篇:《画鹘行》_杜甫的诗词_诗词名句网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