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集团手机网站

她给取名:丁儿

  2003年7月16日,一个跳动了91年的伟大心脏停止了,曾经参加过长征的27位女红军战士之一,原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顾问,邓六金妈妈与世长辞。《大地》杂志第17期刊登侯克云的悼念文章,记录了这位革命老人的一生。

  邓妈妈1912年出生在福建省龙岩地区上杭县的一个贫苦人家。因为她一生下来十几天即被生母送人,小小年纪时又被继母卖给别人做童养媳,所以直至她临终时,也不知生母是谁。1925年9月,、朱德、陈毅率领红四军来到闽南。17岁的她与小伙伴一道组织起儿童团、妇女会,1931年,她加入了中国青年团,1932年转为中共党员。她先后任中共上杭县委妇女部巡视员、妇女部长、中共福建省委妇女部长。1934年,红军开始长征,只有二十多岁的她,同男红军一起爬雪山、过草地。最艰苦的日子里,她在夜行军中,还要用担架抬伤员。有一次,一个双腿负伤的红军战士,从昏迷中醒来,见是一位女红军战士抬着他,无论如何也不肯,一把抓住她的胳膊要她放下。直到首长过来,下了命令他才躺下。她和战友抬着这位年轻的红军战士,整整走了三天,直累得她咳出了血,两条腿肿了,双脚都打了泡,脚底板都烂了,她也从不叫苦叫累。

  1938年春,在中央党校,,她遇到了从苏联回来参加党的六届六中全会的曾山同志。当时的曾山30多岁,文质彬彬,言谈亲切,给初次见面的邓妈妈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同年10月,根据革命工作的需要,邓妈妈等20多人奉命调往东南局、华东局去做妇女工作,而曾山恰好任东南局、华东局的组织部长。中共中央组织部批准她和曾山同志结婚。

  1939年7月,他们爱情的结晶诞生了。由于孩子出生在皖南的一个名叫丁家沟的小山村。所以,邓妈妈给这个孩子取奶名叫丁儿。这个“丁儿”就是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同志。由于皖南一带形势紧张,带着孩子行军打仗很不方便,邓妈妈将自己心爱的儿子,送到曾山同志的老家江西吉安,交给奶奶抚养。皖南事变后,为侦察曾山同志的去向,派人到江西吉安,把曾山的老母亲抓去毒打拷问,并纵火烧掉曾家的房子。只有三岁的丁儿无处藏身,独身一人跑到野外的一棵大树洞里躲了两个晚上。远远能听到奶奶被毒打发出的惨叫声,只能咬着牙关,握着拳头,却无能为力。孩子在老家,吃尽了苦,受尽了罪,一直未能得到父母的关爱。邓妈妈每次讲起那段历史,对长子的苦难童年也深感内疚,她老人家总是满眼泪花,感慨万千:“庆红这个孩子在乡下吃了不少苦头,但是,恰恰因为这十几年的苦难磨炼,也加深了他对人民群众,父老乡亲的深厚感情。”

  战争年代,不是行军就是打仗,很多军队领导人的孩子,几乎都是由老百姓抚养。邓妈妈看到那些无数革命战友和革命烈士的孩子都散落在农村和渔民家中,有的到上学的年龄,也无人照管,心中便涌起一种怜爱之情。在领导的支持下,她在山东青州的一个教堂里,和大家一起创办了能照顾一百多个孩子的保育院。1948年,这个保育院又迁至上海,更名为“华东局机关保育院”。这个保育院收养和照顾了一百多名革命战友和革命烈士的后代,这些孩子现在多数都在各级岗位上担负领导职务。邓妈妈常常为了照顾别人的孩子,却顾不得管自己的亲生骨肉。一次,为了拯救一个幼女的性命,邓妈妈竟连夜跑了一百多里路,到教会医院买来青霉素……直到1949年,已经11岁的,才被接到上海,来到父母亲的身边。因在恶劣环境下,充分得到了摸、爬、滚、打的艰苦磨炼。他刚到保育院,就显得他身高力大,很快就成了孩子们的“领袖”。保育院的孩子们对他也很敬畏,大家都叫他“大王”。五十年后的一次同学聚会,大家仍然亲切地叫他“大王”、“大王”。当见到李克俭他们兄弟好几人一起到来时,开玩笑说:“怎么?你们李家兄弟还不服气?别看你们弟兄多,不是我‘大王’一个人的对手,不信咱们试一试……”说得大家开怀大笑。

  邓妈妈始终不忘老区人民。先后多次邀请一些老同志、老战友到曾经战斗过的皖南、苏北看望老区的建设情况。在一个小山村,邓妈妈看到一个呆傻的母亲带着两个孩子,穿着破旧的衣服呆呆地看着她时,她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抱住了孩子,流下了眼泪……她与其他同志一起向党中央写了报告,如实地反映了老区人民生活的实际情况,并提出了许多合理化建议。后来,中央根据她们的报告先后给皖南、闽西等贫困山区派出了医疗队,为群众诊治疾病;拨出教育经费,为那里的孩子修建希望小学。

上一篇:东北方言叮儿 是什么意思??

下一篇:月饼切丁儿炒饭、月饼拌沙拉……“剩”月饼悠着点吃